欢迎访问UTRMA
客服热线: -

UTRMA

小鱼:梅里一百|鲨鱼归来 [复制链接]

UTRMA | 2018-11-22 21:39 491 0

嗯,这标题有点霸气,是半年前就想好的。因为被髂胫束伤病困扰了一年半之久,小鲨鱼被压抑的的气势迟迟得不到释解,一直想藉由梅里雪山的加持得以如愿。果然,神山给了我神力,在2018年5月31日的UTRMA梅里100极限耐力赛中,状态奇佳,经15个小时连续奋战,勇夺女子65公里组第二名,第一次站上大型赛事的领奖台,沉寂许久的小鲨鱼终于复出归来。

假如你愿意,现在请跟着小鱼啰七八嗦事无巨细的记述再全程感受一次这段惊险刺激神奇幸运的非凡之旅吧,一段又美又虐的身心朝圣之路。

出发前忐忑不安

为了让身体尽早适应高海拔气候(虽然我是云南人,但实际上我家乡的海拔大约只有1300米),我们于5月26号到达迪庆州德钦县飞来寺,27号从尼农方向徒步进下雨崩村住一晚,28号上午从下雨崩徒步往返神瀑、下午从下雨崩徒步到西当村然后回到飞来寺,29-30号小作休整。这五天里,我每天都有高反迹象,食欲基本不振,半夜醒来基本很难再入睡,稍微一点点缓坡,只要快走10步就呼吸急促、明显缺氧,基本不能再继续。所以,在赛前我最为担心的是高反问题,还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夜跑,我历来怕黑,怕夜的深邃神秘不可控,我还未曾在野外夜跑过,在此之前参加过的赛事最远距离是46公里、连续跑步最长时间是8小时,我还不晓得该怎样用一束头灯的微光将深沉无比阔大无边的黑夜照亮,更何况,这里是梅里雪山。

飞来寺冲出起点


不管内心如何忐忑,当31号早上8点开赛号令发出,我便激情满满地冲出起跑线,背着沉重的强制装备,冒着连下两天仍未停歇的冷冷寒雨,揣想着卡瓦格博此时正躲在浓厚的云层后庄严而慈祥地注视着我们这群勇敢的孩子,从飞来寺3445米的海拔一路速降10公里到海拔2088米的CP1永宗桥。


这一段下山坡陡地湿路滑,原本就很难下脚的路面,经冲在前头的众多高手N次蹂躏过后,更显泥泞不堪。我原计划是到了CP1后等上坡再用手杖,所以现在懒得拿出来,在较为陡滑的地方,只得靠肢体自身控制住平衡,小心翼翼地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横切着艰难的赛道向下奔突,因为才开赛,兴奋感还在,不断下降的海拔也给我提供了越来越充足的氧气,所以时不时还能超过几个正在紧张吃力地下坡的选手。可是这一段路上,清晨轻柔洁净的薄雾缭绕在山间美若仙境,我实在无法控制住想要停下拍照的欲望,只好一次次纵容自己停下来拍拍拍,导致好多后来者超到我前头去了。不过,我知道,这次我真的是来玩赛的,要玩好,要谨防高反,要安全完赛,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只要一再这样提醒自己,拍照就心安多了。


不知不觉,很快到了CP1,遇到志愿者希希(来梅里雪山的前几天通过杨哥加的蒙自微友),一起合了张影。这个点不用打卡,几分钟休整后,我取出登山杖开始赛程中第一段艰难的长上坡。


CP2渐入佳境

从这里到CP2幸福茶馆有连续7公里上坡,1100米的爬升真是虐到一路上都懒得理谁,只好与我的深呼吸相依为命,山又高又陡,路又险又长,雨忽来忽去,衣时增时减,脚掌每向上踩踏一步,空气就越发稀薄,唯有靠粗重有力的喘息才能让人感到生命的支点还没垮塌,哪怕腿脚已经累得不想听话,只要还能从稀薄的空气中捕捉到一些些维持生命运行的氧气,只要还没有到高反的境地,我就觉得还安全,没想放弃。甚至还能在艰难的爬升中,把之前因为我停下来拍照而超过我的选手追回来,而且还在不断的超超超。


后来超过一个100公里组的男生秋枫,他说“哇,你爬坡太厉害了嘛”,于是我们边喘着粗气不停爬升,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是云南人都在云南悦跑团里,他说他很会拍照,但此时太累了都不想拍,我说我跑得不好,但现在状态不错要抓紧向前……后来在路上又遇见过,再后来他很任性的退赛在下雨崩住了一夜,后来的后来,赛事结束后,我们碰巧拼了同一辆车从飞来寺到香格里拉转机,登机前一整个上午在香格里拉一起租了个电动车环纳帕海,后来我先飞了……感谢秋枫寄回我的充电宝!

到CP2第一次打卡,18公里用了3小时41分钟,原本很担心会高反的这段爬升居然没啥反应,甚至整个身心状态都好得很,而接下来一直到尼农的20多公里路,27-28号我和跑友已经提前反方向走过一趟,心里还是有底的。


CP3初次补给


终于到了供应热食的补给站,第一件事就是赶紧发个朋友圈,告知关注我的朋友们我现在的状态主要是冷。我吃了一个蒸熟后又放在火炉旁烤香了的糖包子,喝了两碗酸菜洋芋汤,把水壶灌满,水袋里也加了一瓶饮料和一只能量胶,重新把上坡时嫌热脱下的外套穿上,准备继续上路,一位大哥(好像是志愿者)走过来说“你厉害哦,是同组第二个到这里的”,我“不可能哦,但我相信你是在鼓励我”,他想了想“嗯,那就是第三”,我“我前面肯定去了很多人了”,他仍不气馁“真的,至少也是第四,相信我”,我“哈哈哈,谢谢大哥的鼓励”。讲真,我这次确实没把成绩放在第一位,因为我更需要的是安全:旧伤别复发,高反别再犯,夜路别出事。


CP3出站打卡是由赛事总监古神负责,打了卡他告诉我离下一个补给站只有不到5公里了,我有点不信“你是说到南宗垭口吗”,古神“到南宗垭口只有1公里了”。哇,这可是一针兴奋剂呀,因为南宗垭口3778米是本组赛程的最高海拔,我的身体居然悄无声息就要征服它了,到了南宗垭口后就是一路平缓地下降到尼农了,能不高兴吗?而才出站几百米后,追上一位大哥(不知道他是志愿者还是路人),他说“姑娘你厉害啊,超过了好多男人”,我将信将疑,但很开心得到鼓励。


出CP3后,一路上就会有很多转山者用以祈福的大大小小的玛尼堆,受28号那天徒步神瀑时结识的一对热情开朗虔诚的藏族小情侣的影响,今天赛中遇到玛尼堆我也学着顺时针转过,虽然这样会凭空增加危险多绕距离多费时间多耗体力,但说真的,当时都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它们就觉得那儿有一种无形的召唤,我非得走过去顺时针转过它们,并同时在心底默默祷念。那时我真忘了我是来比赛的,俨然就是一位虔诚的转山人。


CP5遇Tao跑跑


CP4、CP6-8、CP11都是100公里组的专利,不属于我们65公里组的路线,当初之所以提前几天去梅里雪山,原本就是计划在赛前把在赛中会欠缺的神瀑啊冰湖啊这几段风景给自行徒步补上的,可后来为了与同伴们同进同出结果只去了神瀑,留下冰湖这个遗憾,也许是为了将来还有理由再去圆满吧。


刚到CP5上雨崩,就碰上同在我们红河跑吧的Tao@跑跑,又激动又佩服啊,他是100公里组的,才开始就轻轻松松超我一个站(CP4)。在起点合影出发,在这里合影走人,你去你的冰湖,我走我的雨崩,干两碗白糖热稀饭,彼此祝福吧,扎西德勒!


下雨崩村假冲线


沿着熟悉的路线轻松杀到下雨崩,跑经27号晚住宿的客栈时,远远看见老板在屋檐下闲坐,并远远为我加油,我也边跑边远远的回了句“谢谢老板”,他旁边一位兄弟“老板要请你喝酒”,我“真的啊……等着……下次……”


跑到CP9,看到30公里组的终点线就设在雪山脚下,透过拱门仰望梅里,突发想冲线的念头,于是请志愿者帮拍照,让我去玩了一把。30公里组实际里程只有26公里,前三名刚刚产生,此时我心里不禁有点小遗憾“可惜啊,要是当初我也报30公里组的话,能拿到第二名呀……”,再看看现在自己的情形,拿不到好名次不说,接下来还有40多公里的赛程,连能否跑完都还是未知数,唉……感叹归感叹,自己报的名,咬牙切齿也得努力坚持下去呀,于是喝了一碗鸡汤,嚼了几块鸡肉,发了两条朋友圈,继续艰难的旅程。出站时志愿者小哥帮我查了一下实时排名,目前位列第四,嗯,这回倒是准确信息而并非单单是为鼓励我了,但我心里明白,赛事取名次前三,那么,基本上想要拿名次的都远远冲上前了,第四和最后一名完赛者是一样一样的,因为2016年普者黑28公里我就是第四,所以没啥感觉。所以我还是孤独地上路,孤独地体验路途中身心所感悟到的点点滴滴,反身观照内心,这才是我最初的意愿。


这段路林木葱郁,山河急湍,人烟稀少,而现在30公里组路线已截止,100公里组的大神们全都还在冰湖、神瀑那边奔走,如此说来,现在跑在我前面的只有65公里组的3名女子和10来个男子,想到这10多个人前前后后稀稀落落地分散在40多公里的山野间,孤独感倍增啊!还好现在大白天的,怕黑的我恐惧点还远远未曾到来。27号那日晴天,我们走过这里时,林子里小道上积满了松软的几厘米厚的尘土,现在经两天的雨水浇洒,灰尘沦为泥水,想快跑起来也不大容易,还是只有慢慢怼。路上会偶尔遇到从尼农方向骑马上来的游客,在狭窄险要的地方彼此交错时,马们自觉停蹄靠边礼让,人们真诚微笑加油点赞,而我满心感动更加勇敢。


秘境客栈遇土豆


终于一个人跌跌撞撞冲到CP11秘境客栈,看见土豆正要出站,又惊又喜,惊的是,以他的能力,早该到很远的前方了,怎么会被我追上呢;喜的是,终于遇到熟人,这回有伴了。他说,今天状态很不好,一路疲倦老想瞌睡,所以慢下来了。等土豆先走一会儿,我休息片刻,吃了点干果后,也追了上去。到尼农大峡谷那段,将近下午四点光景,土豆要慢下来调整,而我仍然充满活力,于是就继续按自己的节奏前行了。左侧是落石高山,右侧是百米深谷,横切半山的小路,左侧排水沟溢出的流水直接从狭窄的路面覆盖着淌过,我小心翼翼地选择落脚点涉水速过,目不敢右视。


尼农村追上第三

独自惊险穿越尼农大峡谷后,到达赛程最低海拔2023米的CP12尼农村,一进站就看见志愿者帮一个姑娘在脚上喷药,我猜这肯定是目前排名第三的那位了,虽然她于我是陌生的跑友,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不知道她的能力和状态,而且似乎志愿者跟她还蛮熟悉,估计是位大神,但当看到机会就摆在触手可及的面前时,我心底还是无法自控地滋生出想要努力一争的念头,所以当她出站后,我急急忙忙叫志愿者大哥帮我往水袋灌了一瓶饮料就立马出发(也顾不了大哥好心地说,前方是连续八公里的爬升,天气又热,你还是多带点水吧)。过江的桥面是平路,我小跑着去追已走出几百米远的那个姑娘(有个男生和她一起走在前方),过了桥就开始盘山,我尽量不停歇,终于用慢跑加快走的方式追到了她俩身后,姑娘很友好地跟我打招呼“快上来”!嗯,这温暖的三个字让我觉得倦意速消,于是三个人一边爬坡一边大声地攀谈(主要是我大声,大嗓门没办法,而且又喘着粗气,由此带出来的话语肯定小不了声),他俩看起来比我疲惫,而我,也许是大声说话反倒来了精神。男生来自香港,我还让他给我拍了一段奔跑的视频,姑娘来自重庆(或是大理),我说自己参赛经验很少,这次很挑战不知道能否完赛,她鼓励我说“没问题,这次完赛后,甚至可以去参加百公里了”,她告诉我港百是最容易完赛的百公里,等报名的时候通知我。可她当时太累,只好约了到终点再加微信。赛后才知道她叫墨小妖。


真是蛮神奇的,这次赛事,一上坡我就来劲。所以,这段8公里漫长的无止境盘旋爬升的机耕道虽然让人厌恶至极,但我还是渐渐把墨小妖和香港小哥甩在了后面,一个人专心致志地慢慢怼坡。路上偶尔会爬跳过绿色的小蜥蜴,很稀奇,但也懒得去理,开始时,还走一段又停下来回头看看被我超过的两个选手跟到了哪里,后来几个盘旋上升后就看不见她们了,心想“难不成这回我真有希望拿到第三名吗”?前方视线里大约两百米处有一个男子走走停停,我紧跟着他,他停下来喝水我也喝水,他怎么都甩不掉我,我也怎么都追不上他,我们就这样保持着安全距离,直到CP 13赶上他,他说“你也忒厉害了吧,追我那么紧,让我好有压力”。


放屁都没地方放


到了CP13拥用,志愿者很激动地说我很棒,目前排第三,告诉我第一刚过了CP14,但第二才出本站没多久,看我这种状态,说不定能追上她。此时我的好胜欲望又强烈了起来,小明(哈巴雪山的向导,赛前我看好他会是前三的,却还没到CP1就因为下山冲太快太猛受伤就慢慢摇了,没想到在这里追上他)也对我抱有希望,于是,本想去一下厕所再出站的,看看厕所在相反方向的两三百米外,就只好暂时夹住尿们继续上山赶路了。出站后,小明叫我赶前面去追一个白衣男子,告诉他,他的手机忘记在CP 13了,叫他慢点儿等着小明帮带来,我横切着半山腰的碎石路小跑着去追,追了好久才看见一个白衣身影在远方若隐若现,怕他跑远了,只好大声呼喊,“喂!……啊哦!……前面的男生,等一下,等等我……”,这样重复了好几遍还是没反应,只好边往前追边加大分贝继续对他喊话,这回的分贝终于越过了山风的抵抗,虽经距离削弱但还是有些微的动静传到他耳旁,他终于停下来转过身,我赶紧加上“你的手机……是不是……忘记在CP点啦”,重复两三遍后,他终于听明白回话“是的”,“你等着……后面……有人给你送来”,还好我现在不缺氧,要不然此番折腾真是够呛的。

CP13到CP14纽贡这8公里没有明显爬升,但!是!很危险,会一失足成千古恨。日落时分,山高路险,我独自奔走在深渊与巨崖的临界处,尽量安全地小跑前行,山风上下左右胡乱吹刮,傍晚的云层厚重密实地铺盖在山顶,我却觉得,除了险阻大地空无一物。而眼下险峻的山路痕迹微弱、样貌凶险,路窄得连放屁都没地方放,更何况我还憋夹着一泡尿尿。

终于到达CP14纽贡,第一次看到目前排名第二的女生是个小巧玲珑美丽的马来西亚人,名叫恩慈,我进站,她出站,此时她还是保持着一定的时间优势,但此时的我,看到对手就是看到希望,我追赶起来至少也能知道目标长什么模样。我们简单交流几句后,她就和两个男生一起出发了,这次我没有赶得太紧,至少休息了片刻,释放掉陪伴许久的尿们(感谢旁边的一位藏族大婶热情地带我去了公厕),喝了一碗粥,加了点水,并按志愿者的建议带上头灯(天马上就要黑了,怕黑的人哪,咋办呢)。


原以为恩慈她们应该不会走太远,可是让我追到天色黑透追到无望也还是没追得上,到了一处非常陡峭的坡,需要抓住一根绳子才能把身体往上送,头顶上方有电筒光向我照射,我也回应照了照,可是我不确定那根绳子是否牢固,就只好将双手扣进泥石里,双膝跪趴着费力地往电筒光方向挪爬,爬完了才知道他们是救援志愿者,因路段极为险峻在旁边照应。他们发现我是个女生时,给了我敬佩和鼓励的表达,还说“刚刚一个女生就在你前面不远”,我说“追不上了”,他说“她也蛮有压力的,说你会随时追上来”。

夜路放歌曲登阁

CP14到CP15曲登阁,将开始6公里夜路放歌,可我不敢放歌,夜黑风高人更胆怯,风吹动反光路标摇晃时会突然被吓到,咦,路标怎么会在移动呢?越想越恐怖!但怕得要命怕的浑身发抖都没用,前前后后看不到有人的动静,夜幕就这样深深地罩住了我,而路,还得一步一步向前走。

走啊走啊,终于手机轨迹导航播报前方300米是CP15曲登阁。但走了好远已经早就远远超过300米了,补给站仍然还没到,夜晚的视线又非常不好,而我准备的头灯所能照亮的范围小之又小,我想,糟了,之前每次播报都基本准确的,这次难道是夜路没留意就错过补给站了吗?要是真错过这最后一个打卡点就冤了呀,这是我入夜后经过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打卡点,过了这个就可以直奔终点飞来寺了(当然那是无论如何都奔不起来的,最后6公里有700米的爬升哪),怎么办,是倒回去重找,还是打电话求救?还好还好,一边忐忑不安一边心怀侥幸地继续朝前走了好久以后,曲登阁补给站终于出现在前方了。闪电东东(以前一起参加过AA徒步的驴友,本赛事志愿者)很为我的成绩感到惊喜,给了我一个鼓励的抱抱,感觉好亲切!


到了CP15这途中的最后一个打卡点,又是我进站恩慈出站,这回,我不敢让她们消失在视线里了,打完卡,东西也没吃补,急忙从包里掏出一片牛肉干就要去追百米之外的她们。闪电东东说,接下来到终点这最后五六公里几乎全是爬坡,至少有700米爬升呢,你还是休息一下吧,我说,我怕黑,我想和她们结伴,说完便追了上去。


夜半钟声到终点

一分钟追上恩慈她们仨,胆突然就壮大了起来。我们边快走边聊了聊,并约好和恩慈一起到终点冲线。可她的速度一爬坡就渐渐慢了下来,此时是夜里十点左右,梅里雪山夜里很冷,慢下来等她就觉得冷飕飕的,停下来等更甚,怎么办呢?后来我想,看来我要食言了,只能先到终点等她了(后来我在终点等了26分钟等到她冲线才回宾馆休息),她反正有两个男生陪着呢,我就一个人慢慢向上爬吧,而现在的哦,知道身后不远处有她们在,似乎也没有先前那么怕黑了。


于是最后五公里一个人在黑暗中一步步往上爬,永无止境地爬,身体被变态的爬升赛道折磨得已无任何脾气,疲惫感肆无忌惮地侵蚀着我的身体,但似乎也壮大了我的勇气,管它会否有什么危险侵袭了,反正爬几米累了就必须停下来用手杖支撑着身体歇息片刻,孤独地停立在黑乎乎的陌生的半山上,不知是在等待还是在坚持,默默感受一番这陌生的夜空自带的静谧和圣洁,等紧张的心情得到一些舒缓,再继续上路。


最后几公里我走得艰难、沉重而孤独,人也开始犯困,似乎一倒下就能呼呼入睡的样子,我时不时动动脚趾,嗯,知道至少还有它们仍醒着。于是马不停蹄鱼不停鳍地继续爬啊爬啊,身体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四面八方都已累得不成鱼样,边机械地行走边无聊地想象着身躯怎样在夜空中划着狼狈但坚决的弧线一点点向上移动,想象着这一程我的每一阵悸动、孤独、害怕,以及想要放弃还是坚持的纠结,不知不觉,各种联想像一串省略号省略进夜的最深处……在夜的最深处,鱼也是需要闭上眼睛的吧,那么鲨鱼呢……也闭上吧……不知不觉,在最后一公里进入水泥路段后,困极了,就真的是闭眼走20步再睁再反复。


终于,夜深了,终于,看见终点的拱门了,终于,一切即将结束了,终于,可以去睡觉了。终于,最后200米我小跑着奔向终点线,跳上终点台,在梅里雪山卡瓦格博的见证下,在心底大声呼喊:梅里一百,鲨鱼终于归来!

最终,65公里组(实际应该有70公里,累计爬升近5000米)男子有29人完赛、女子有10人完赛,我安全玩赛,还惊喜排名女榜第2、总榜第12,扎西德勒!

我的轨迹记录

感恩

静松(赞助我帽子,在梅里这一周的生活中和精神上给予我养分,愿意陪我从26号开始进山直到赛事结束,没有你的陪伴我的赛程安排不会如此完满。我知道后来是因我的坏脾气导致1号中午我们不欢而散,后来我也很难过,也在反思究竟是我的哪些言行所致。我俩都是有个性的人,我很珍惜你这样的朋友,如果还有机会再见,我依然带给你我的真诚)!


邈邈(赛前你给的鼓励和建议很奏效)!


小禅(赞助能量胶和能量棒)!

丫扎品同学(每次我来香格里拉都给我VIP待遇)!

叶子(每次经过昆明都不厌其烦地接应)!

狼神(赛前当陪练,赛中一直关注我到半夜,终点冲线时第一个给我拨来贺电)!

张老师(你是精神榜样)!

小宣(一直关注我的状况)!

闺蜜们(一直关注我的状况)!

跑吧跑团的跑友(一直关注我的状况)!

每一个友善的跑友!

小说《绝顶》(16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买了该书,从书中第一次感受到卡瓦格博的神秘。16年后的今天,我竟然来到了神山的面前,满怀敬畏和虔诚)!

组委会(赛道超虐,赛事超赞,赛服合身我喜欢)!

志愿者(是你们无私的付出让我平安)!

梅里雪山(赐予我神奇力量,护佑我平安圆满)!

小鲨鱼(勇敢,自由,坚强)!

父母(给了我看似柔弱但却异常顽强的生命力)!

我专程带上的《绝顶》

百公里组男女前三神!

65公里组两个小二

二三四名:小鱼、恩慈(马来西亚)、不一样的烟火

永宗桥

赛前合影的这位歪果仁大叔最终完成百公里,牛

赛前的28号那天,徒步到神瀑,并学藏民在冰冷透顶的雪山瀑布下转了五圈,浑身浇透,冷啊冷啊冷,神啊神啊神。

我的右侧是小明,左侧是65公里组男子第三。

赛前的30号那天神山祭祀活动现场。

祭祀诵经。

为美女专业打伞三十年的老三。

不会唱歌但爱做饭的跑友李健。

因不懂英文,两个比利时人和我搭讪,没听懂原来是叫我与他们合影,合影后还问我比赛日期是哪天,我一下子不知道后天怎么说,就这样:not today, not tomorrow ,and ........next tomorrow 。糗死了糗死了


为我保驾护航的PS 和李健

自助厨房食客一家亲

他们做菜,我和静松洗碗。

淋过神瀑,冷得发抖,但那一刻内心极为纯净。

我左右侧就是在神瀑遇到的一对热情开朗虔诚的藏族小情侣。

小鱼

2018年6月11日晚

(部分图片来自主办方、跑友分享)

感谢阅读,欢迎直接转发!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相关推荐